“暗访”书记与“卧底”局长说

2012年2月20日 来源:《人民日报》 亚美游新闻网

陈家顺(左二)向四达工具信息员了解情况。资料图片

陈家顺

云南沾益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

2007年至今,他先后5次“潜伏”在义乌和扬州的企业,考察了180多家招工单位。

“跟着陈家顺,打工真顺心”,是老百姓对这位“卧底”局长的衷心褒奖。

在基层工作,管理和服务是相辅相成的,尤其服务最好能细化到个体。农村人挣钱真的太不容易了。我自己变换一下身份,就能让务工人员高高兴兴来,欢欢喜喜回。“卧底”后再回到办公室,处理问题也会考虑得更细致周全一些。

基层干部与老百姓在感情上是一样的,但在思想观念上不能完全一样。干部在看待问题、把握问题的高度上,要高于老百姓。现在,我在老员工中建立了信息员制度,务工人员会给我反馈企业的信息,我不用再去“卧底”了。我现在考虑的是:把年轻的新增劳动力培训成技能型劳动力,因为技术精湛了,收入就更高了。

为何去“卧底”?

“让政府的说法和百姓感受对接”

到企业“卧底”是被逼出来的。

2007年春节后,县里决定在浙江义乌设立劳务工作站,我被任命为站长。带第一批303名务工人员去义乌当天,县里还举办了声势浩大的出征仪式。可没想到,不满一个月,就出问题了。主要是去之前县里、乡里的干部跟老百姓描述的和他们在义乌感受的不一样。结果,那一批务工人员返乡率达70%。他们返乡,不仅给个人造成经济损失,还给准备要外出务工的其他人传递了消极信号。

云南人是“家乡宝”,老百姓出门少。我知道他们好不容易攒点钱,下了很大决心,才敢外出务工,结果到了外面的工厂一看,不是政府说的那么回事。最后老百姓赚不到钱,政府的公信力也会降低甚至丧失。

我想,政府派我去义乌,我就不是代表我个人,我不能把这事办砸了,得让政府的说法和老百姓的感受能够对接,既要对得起政府、百姓,也要对得起自己的饭碗和良心。为了稳妥,我就以一个农民工的身份进企业,把情况摸清楚了再介绍乡亲们去打工。

“卧底”的故事

“必须坚持一个月才能把情况搞清楚”

第一次“卧底”是2007年7月去义乌的一家饰品厂。我在义乌的人力资源市场看到招工简章就电话联系,然后就进去了。

我在饰品厂的工作是串珠子,年龄大了,手脚慢,管理人员问我要不要换一下工作,我说不怕。但是,真的坐在那儿一整天,串12个小时珠子,还是特别累,腰酸背痛,没几天脚也坐肿了。但我必须坚持,因为一个月发一次工资,干不满一个月,我就不知道企业会不会按时发钱,会不会克扣。而且一般也要一个月才能把企业的情况搞清楚,如果进去干个三五天就出来,那就相当于白干了。

其实最辛苦的,应该是后来在华统养殖中心当饲养员。我有400多度近视,戴着眼镜看上去太斯文了,容易让人怀疑,我就把眼镜摘掉了。

当时,我负责照看病猪栏。我没养过猪,刚开始,觉得工作量挺大的,早上起来要打扫猪舍,然后用水冲,还要拉饲料,早、中、晚各一次,特别累,而且气味难闻,头两天连饭也吃不下去。好在挺过一个星期后就习惯了。

我的心理准备工作做得比较好,反正“卧底”就专心做好两件事:一是把手上的活计做好;二是偷偷看看我们办公室有什么电话、短信过来。车间里不允许打电话,手机振动了,我就抽空上个厕所,看看有什么事需要处理一下。

“卧底”考察啥

“工作环境、生活条件、工资待遇、子女上学问题”

我在企业“卧底”,首先是体验它的工作环境。比如第一家饰品厂,我待了一个月,觉得管理上比较苛刻,工作时间也比较长。正常情况下每天要干12个小时,遇到赶货,就得十三四个小时,甚至15个小时,这就不是很理想。

生活条件也是我考察的重点。在华统养殖中心,四个人住一个房间,每人一张单人床,虽然简陋点,不过也算可以了。吃的方面呢,我每天把米淘好,放到饭盒里送到蒸汽室,下班以后饭就蒸好了,食堂可以打菜。

工资待遇是务工人员最关心的。我“卧底”时跟工友聊天,他们会告诉我,工资什么时候发,会不会克扣。比如3月份的工资4月份发。如果3月份进厂,没发工资时还可以预支,只要别超过你的工资就可以。我觉得这还是可以的。

后来我发现,打工的人中,夫妻占了很大比重。他们子女的上学问题如何解决呢?2010年9月,我又以一个老师的身份,应聘到一家农民工子弟学校去了。我以前当过老师,有教师资格证。那一个月,我教一年级,同时观察学校是怎么对待学生的,老师如何进行管理,教学质量和教学态度如何。

“卧底”收获如何?

“对企业的真实情况掌握比较全面”

“卧底”之后,对企业的真实情况掌握得比较全面了,工作起来也更有针对性。

比如第一家饰品厂,我把这家企业的用工信息回传局里,并在企业的宣传材料上特别注明了,比如吃,一个月要扣多少钱;住,水电费大概是多少。这样,县、乡、村的干部再去群众中作动员时,就可以按我标注的去讲,能让老百姓更清楚明白。

而且,我在企业干过,就能设身处地为农民工兄弟考虑,知道他们最担心什么、最关心什么,也才可能提出更好的解决办法。这样,再去做群众思想工作时,才能把话说到他们心坎里去。群众信任你了,事情就好办了。

对那些各方面条件相对比较好的企业,我就敢拍着胸脯介绍更多人去工作。比如义乌的另一家饰品厂,我“卧底”一个月后就介绍了22个老乡过去。还有那家农民工子弟学校,我当时就安排了5个农民工子女进去。我跟他们讲,这学校我呆过了,放心。(陈家顺口述胡洪江整理)

相关链接